“阅文”集团新管理层 明确著作人身权归属作者

来源: 北京青年报 2020-05-09 08:30:17

阅文集团“合同门”事件,因网络文学作者在社交平台自发举行的“55断更节”而达到高潮。他们反对阅文所谓“免费政策”,并就合同中著作权的归属条款进行质疑。这一事件是4月底阅文集团的高管团队集体离职引起的。

5月6日,阅文集团新的管理团队启动了“系列作家恳谈会”,就网络文学生态、创作环境优化以及近来备受关注的“作家合同争议”等商业规则领域的问题展开了深入讨论。明确著作人身权归属作者、财产权的收益规则,免付费模式由作者选择。

事件

阅文集团领导层“大洗牌”

4月27日,在“龙的天空”这个专供网络文学作者发帖的“网文江湖”BBS论坛上,有网友爆料阅文集团领导层“大洗牌”。当天下午5点,阅文集团宣布管理团队调整,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和梁晓东、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分高管团队成员荣退,辞任目前管理职务,吴文辉将调任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梁晓东和其他高管将会担任集团顾问。同时,董事会委任现任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吴文辉在内部邮件中称,今年是阅文集团成立的5周年,也是起点中文网的18周年,作为创始人,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终于成年了。而在这一刻,就像许多“父母”一样,我们既要陪伴“孩子”一起成长,也要适时地往后退一步,学会放手,让“孩子”开启新的人生历程。

原高管突然“光荣退休”,让龙友们进一步猜测:他们的离职是理念上与腾讯不和,腾讯主张免费,而他们主张收费。

争议

质疑阅文合同涉嫌“霸王条款”

4月29日,网名“小僧无花”发布帖子称:“刚到手的新合同中出现‘聘请’两字……”此后,在知乎、微博等社交媒体贴吧上,有网络文学作家列举了阅文新合同里的一些“霸王条款”,比如:“作者创作的书,直到作者死后50年,版权都归阅文所有”;“作者和阅文不再是合作关系,而是受阅文委托创作的,著作权属于阅文”;“作者虽受阅文的‘聘请’,但双方并非劳动关系或雇佣关系,作者不享受阅文集团福利”;“合同签订后,阅文享有作者下本书的优先权。如果作者发新书,在其他平台发布,需要首先通知阅文,如阅文没有签约意向,才能在其他平台发布”;“合同签订后,作者得到的是扣除运营以后,读者付费后‘净利润’的分成”;“阅文拥有作者所有账号的支配权”;“阅文对作者作品不满意,可由阅文方面找他人续写原作”等内容条款。

知名编剧汪海林在5月2日13时33分,通过其个人微博发文帮网文作者争取权益。他称,“新合约里,作者是平台的委托创作者,而委托创作的费用从广告分成等收入里分,并明确双方合作不属于劳动法范畴。是不是属于劳动法管的范畴应该由法律说了算……”

知名编剧高璇也在发微博声援,呼吁拒绝签“霸王”合约。一时间,网络文学作家们在微博、知乎等社交平台上发起了断更倡议,以断更(停止更新)的方式,抵制阅文集团推出的作者权益缩水的新合约,并将5月5日定为“断更节”,部分网文作者以断更作品的方式来维权。

收入

月更20万字稿费4000元

一位在阅文旗下起点女生网写作的网文作者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她一个月更新20万字的网文,获得近4000元稿费,“每天坐在电脑前更新”。

这位作者还透露,最近腾讯出了微信读书,很多读者都去免费阅读了,这直接影响到网文作者的付费阅读订阅率,“免费读书一出来,订阅量就掉的厉害,尤其是对我们中下层作者来说,这就断了我们成为‘网络大神’作家的梦了”。

据2018年网络文学作家收入排行显示,截至2018年国内主要网络文学企业的驻站创作者已达1755万人,日均更新8000字,有“人形码字机”之称的“唐家三少”以1.3亿元斩获第一,连续6次夺榜首;位居第二的“天蚕土豆”也获得1.05亿元的版税。但高收入网文大神毕竟是少数,由于作者数量增长过快,新加入的兼职作者较多,数据显示月收入高于5000元的作者占比仅为15.4%,过半网络文学作者月入低于2000元。

回应

“授权权限分级 把选择权交给作家”

对于网文作家的质疑,5月6日下午,阅文集团新任CEO程武、总裁侯晓楠、总编辑杨晨等新管理团队与多位作家参加了首场作家恳谈会,就网络文学生态、创作环境优化以及近来备受关注的“作家合同争议”等商业规则领域的问题展开讨论。

程武和侯晓楠认为,作家是阅文平台的根基。内容生态不只是阅文的,更是属于作家的。4月27日的管理层调整就是希望通过联动包括腾讯在内的广大行业合作生态,不仅继续巩固扩展付费阅读,为IP的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同时通过更多资源支持新模式探索,为更广泛的作家创造更多元的回报。作家的收益和创作环境的提升,是健康生态的保障。

2019年启用的合同在近期收到了大量的反馈和批评,引发风波。事实上,这是多年来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是一个商业规则的问题。网络不少传言将其误读为管理层实施的新政,刚刚接任的阅文集团新管理层在恳谈会上直言,这些传言都是误读,新团队不可能在4月27日刚接手,就在28日不了解具体情况下推出新合同或任何新动作。

对于最受关注的“著作权”条款,作家普遍指出有不合理和不近人情之处。程武明确表示,事实上,著作权包括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两部分。著作人身权,是作者不可转让、不可剥夺的权利,属于作家独有,阅文绝不会通过任何方式分享或获取这种权利。对于包括改编版权等各种衍生权利在内的著作财产权,将会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为作者的授权匹配对应的权益。

“对等是根本原则。我们也感谢很多作者对我们的信任,愿意把作品授权给我们进行推广和增值。”程武进一步说道,“同时,也考虑到作家群体广大,具体到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未来我们会考虑提供多版本的合同选择,对授权权限分级,把选择权交给作家。”对于现有合同中著作权授权、免费模式下的分成权益、作家福利和打盗版等方面,程武表示,已经明确了修改方向,更具体的修改将在系列恳谈会和作家调研后确认,并在一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

关于付费和免费模式,侯晓楠坦言,“目前关于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付费阅读肯定要继续巩固并且做大,而未来在考虑免费模式时,也会有明确的作家收益。同时,需要为付费和免费规划不同的作品内容库,匹配不同的产品渠道及对应的收益体系。当然,无论哪种模式,都由作家自主选择”。

总编辑杨晨表示,“包括全勤奖、半年奖等由阅文首创并已经运行多年的作家福利,不会取消。同时,我们将联动更多资源和平台,不遗余力拿出更多举措狠打盗版”。

在这次阅文“合同门”事件中,多位作家发声称遭到人身攻击。对此,参与阅文恳谈会的作家表示,真正的作家要的是理性协商与积极改变,不是网络暴力。阅文集团新管理层也向作家们郑重表示,目前已经有证据显示,网上的多起作家被威胁事件的背后是有组织的造谣和煽动行为,阅文将坚定地和大家站在一起,坚决反对网络暴力,必要时将依法采取法律行动。

专家

网文写手整体未形成著作权人主体意识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李林荣表示,网文写手已被作协、出版、社会群体等行业管理机构相继确认为文艺创作者,但在网站运营者和出资方的认识中仍然只是网文产业加工链中的操作工。这与网文行业的崛起确实是依赖了平台支撑有关,也是网文写手在已获得作家名分之后,尚未从整体上形成著作权人主体意识,只能通过接受网站合同来维持自己人在圈内状态的一个惯性局面。

正在修订中的著作权法草案,给网文作家强化著作权人的身份感提供了契机。如阅文的合同条文应此情势作出相应修改,不管付费机制如何调整,也不管头部尾部作者,在以著作权为标的的合同表述中都应享有著作权人的法律地位。从支持依法行事的角度,对此,关心网文行业的朋友都应予以支持推动。

但如果不是涉及一般意义上的著作权,而只是涉及某一具体作品收益、某一IP的衍生权利,或者是网站在著作权合同之外,对不同层次作者进行类似岗位聘任式的分流管理和分级待遇评定的合同,那就与著作权无关,用聘请等字眼也无不可。

一次买断笔名和整个著作权的卖身契,绝对是霸王合同,不合法理,对多年来社会各界对网文行业的引导、培育和扶持,也是一种公然的消解,必须抵制。

如果是细化作者群的管理,并建立更完善的明文规则,那就是网文企业内部管理方式的进步,值得肯定。(记者 巨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