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月薪14万到中途退场 媒体人正退出区块链

来源: 新浪财经综合 2019-02-19 13:37:21

第1批媒体人正逃离区块链

来源:锌财经

入链如同恋爱,有时说散就散。

在上海一家区块链媒体工作的程毅最近想要辞职了。公司不断降薪,老板一直说要转型但未果,他隐隐觉得,大家很有可能要散伙了。

回想起一年前信誓旦旦的自己,程毅百感交集。

2018年3月初,在区块链行业发展得如火如荼时,他的老板说服投资人,成功融资到300万,建立了一家由4名记者,3名业务人员和1名内容负责人共同组成的区块链媒体。程毅,便是内容负责人。

在财经媒体工作了5年的程毅,他看中的是区块链媒体工资涨了20%、年底分红和写稿量比前一份工作降一大半。他曾幻想着有更多的时间去提升自己,管理团队。

转变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突然袭来的区块链寒潮,让他有种“出师未捷”的感慨。记者们相继辞职,稿件只能由他亲自来写。线下活动和培训也逐渐办不下去了,最终公司营收寥落。

天性爱自由的媒体人,跨入风风火火的区块链行业,看中的是高薪、高职位、高成长空间。他们原以为可以缩短赛道,更快实现财富自由。但这只是蜜月期的一厢情愿。

在新闻理想和金钱下,在报道经验和专业知识间,这群人也有过充满着怀疑、迷茫和挣扎的磨合期。

如今,行业巨变,寒风吹醒了这群媒体人的美梦。

如今,行业巨变,寒风吹醒了这群媒体人的美梦。

但如果现在辞职,他又将跳往何处?还会有同样的高薪和同等的岗位吗?这些问题,程毅不得不考虑。

这是近几个月来区块链行业媒体人面临的困境。他们在不断思考,是坚守还是分手。

困惑:9成区块链媒体消亡

又一家传统媒体消失了,2018年12月1日,《法制晚报》宣告休刊。如果在半年前,程毅听到这类消失,或许会暗自庆幸。只是如今,他发现,自己跳槽的地方,同样落寞。

在上海,程毅有个“五角星”团体,5个小伙伴都在上海的互联网媒体圈打拼。有趣的是,他们在2017年末,全部走进了“区块链媒体”,有人自己成立了区块链媒体,有人做了区块链媒体的运营或者内容的负责人,有人专门做了个区块链圈的“饭局”……

然而,区块链媒体很快门庭冷落,区块链媒体消失的消息不时爆出。2018年3月才融资千万的“虎尔财经”,6月15日后再无动向。品途网旗下“瓦斯财经”、“新金融见闻”、“区块链价值观”、“区块链研究室”等一众区块链自媒体也先后自6、7月份后再未见更新。

已停更的部分公众号

2018年8月以来,区块链财经媒体经历了多次封号潮,其中吴解区块链pro更在重新上线85天后又被封号。

封号背后,资本离场。据锌财经了解到,仅2018年下半年就有超1000家区块链媒体成立,但在投资人谨慎观望之下,至今仅剩100多家。

有些区块链媒体脚步大、路子野,一切都向“钱”看,除了洗稿抄袭,还闹出200阅读量报价10万、打着培训旗号割韭菜、收钱写黑稿等事件。不难想象,采访严谨、有版权意识的媒体人一入场,便发现与这类公司在思想上,格格不入。

程毅告诉锌财经,好的区块链项目不多,落地的更少,区块链媒体能采访做的内容素材很少。因此区块链媒体的玩法更倾向娱乐化,常常出现“某某大佬又跟某某大佬撕逼”等内容,但同时缺少行业的自律。

刚入行时,程毅发现,要想在一些相对大型的区块链活动上获得媒体通票,媒体还需要拉几个项目去买他们的展台。这即使在互联网媒体行业,也是前所未闻的事情。

有了资本加持,区块链行业的浮夸,还体现在了一系列的活动中,比如游艇趴、泳池趴以及近期出现的区块链选美。这更像是一夜暴富后的放纵。

回头看看,程毅一声叹息。

即便跳槽到某区块链公司的张蛋蛋,也感受到了行业寒风。数这家公司成立于2016年,团队在2013年便开始研究区块链。

但张蛋蛋最近的生活,不时被身边的朋友“打扰”。“最近听到某区块链公司又倒闭了,某区块链公司创始人跑路了,身边的朋友打来电话,问我能抗得过去吗?”

对此,张蛋蛋哭笑不得。

根据维京资本发布的《2018区块链年度报告》,2018年区块链项目募集资金金额在5月达到顶峰,有19.10亿美元。而下半年6个月的募资金额处于全年平均金额以下,整体呈现疲软状态,去年12月份触及年内最低点7780亿美元,不足一亿美元。

数据来源:《2018区块链年度报告》

数据来源:《2018区块链年度报告》

跟张蛋蛋有着相似经历的,还有王林。她刚刚跳槽到北京某数字货币交易所任公关总监一职。在此之前,她曾是媒体记者。

她所在的交易所虽然已在业内颇有名气,但王林依旧感受过行业的寒意。

据区块链透明度研究所(BTI)8月25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130家交易所有超过60亿美元的日交易额被伪造,占24小时交易额的三分之二以上。

在这种运作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交易所面临着倒闭。

“跑路者”诸如“86BEX”,还不足月,便于6月20日在国内交易所“86BEX”关闭提币通道,并发布《后会有期》公告:“投资泡汤的也别太伤心难过,炒币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王林和团队庆幸还有事可做,她经常看到老板加班,睡在公司也成为了家常便饭。

曾经梦想着高薪、高职位的媒体人突然醒悟。他们在寒冬下,留恋起刚刚入圈的时光。

欲望:月薪14万的神话

2018年春节,是区块链行业风起云涌的开端。

在一个叫做“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的微信里,每个成员都无心关注春晚的热闹,而是像打了鸡血一般,关注着群里发出的每一条关于“区块链”的信息。

微信群里有红杉资本沈南鹏、360董事长周鸿祎、天使投资人蔡文胜、薛蛮子、分布式资本合伙人沈波,甚至还有高晓松、佟丽娅、林允儿、韩庚等明星。

2017年,比特币全年累计涨了13倍,帮一批早期炒币者实现财富自由。

群里的每时每刻都涌动着欲望,仿佛跟“区块链”三个字相关的一切都散发着金钱的味道。

这种味道,也让“区块链”一词“飞入寻常百姓家”。

春节过后,区块链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似乎一提到区块链,就能吸引来许多投资。”程毅告诉锌财经,“除了区块链公司,区块链媒体也层出不穷,有一点财经记者经验的人,都敢出来单干,自己谈投资,一谈一个准,融资几百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与其他行业相比,媒体人天生对于新事物的好奇心,驱动他们更早地接触到区块链行业,并成为这个行业的一批大军。这些记者可能在金融圈、科技圈累积了多年的经验,但绝大多数并不是真正懂得区块链的技术和应用,甚至不明了区块链该如何发展。

但眼前,谁都无力抗拒它的诱惑。

程毅坦言,高薪是他和“五角星”朋友们最大的诱惑。“每个人工资至少涨了20%,有朋友通过活动和投资区块链项目轻轻松松身家几百万。”

一时间,在程毅和他朋友的概念里,转型去区块链,似乎很快就能实现财富自由。

在2018年年初的某知名招聘网站上,搜索关键词“区块链”,就有成百上千家公司亟待招聘,工资水平更是令人向往。除去技术类职位年薪百万外,与媒体人相关的“市场总监”工资高达“40-70万”;区块链产品经理工资“35万-65万”;公关经理“23万-33万”;行政经理“20-33万”;媒体编辑工资年薪在“18-36万”……还有些公司甚至提出股权激励、年终奖、国外团建等各种福利。

在区块链最火的3、4月,有一家公司找到当时某财经媒体的张蛋蛋,跟她谈,一个月工资保证14万。

“14万,那是个什么概念,我听了都害怕,我去那公司能干嘛?”张蛋蛋几乎没有考虑,就回绝了。她写了3年区块链行业的新闻,对这个行业有一定了解。“有些公司可能根本没有区块链领域的实际应用,没有落地的技术,有时候一个PPT就是他们的全部。”

当然,高薪也是她的考虑之一。她如今就职的区块链公司给她开价也不低,比之前工作高出三到四成。

张蛋蛋告诉锌财经,她的公司集结了“阿里”和“华为”系的前高层们,她还看中的还有这家公司的实力。

王林则更看重平台给自己带来的成长。她第一次深入“触电”区块链,是在“水滴互助”的采访中。

在了解这家公司如何做反欺诈风控后,她觉得区块链会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在了解现在的公司业务后,她果断加入其中。

而从区块链媒体角度来看,杭报集团旗下的区块链媒体“火鸟财经”副总裁李思婧告诉锌财经,在传统媒体工作过的新媒体人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强烈的新闻敏感性、过硬的采编能力、良好的文化修养以及长期以来养成的思考力、判断力和客观公正性,会使得记者在捕捉新闻、生产新闻产品的过程中呈现更多优质、扎实的产品。

但在高薪背后,转型到区块链的媒体人,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看得那样风光。

风光:每天工作超过15个小时

每一段恋情,都有一段磨合期。

从前在传统媒体自由惯了的张蛋蛋,一开始并不适应。“每天打卡,工作量超过15个小时,即使如此,我还是看不懂技术,听不懂会议,甚至没法向客户解释什么是区块链……”

张蛋蛋开始怀疑自己,压力大到每天都哭。

在此之前,她有过一段非常风光的“履历”。

2012年,张蛋蛋在美国刚读完研究生,加入了一家艺术品拍卖行。当时她梦想着要成为一名艺术家。

而一个在IBM沃森实验室工作的朋友影响了张蛋蛋后来的职业规划。她得知,大数据与人工智能会是未来的一个方向,区块链则会重塑经济活动方式。

回国后,张蛋蛋成为某传统媒体最早报道“区块链”技术和企业的记者。在三年时间里,张蛋蛋自认为了解这一行业,信心满满地跳了槽。

但进了公司,张蛋蛋发现角色的转变让她无所适从。“有一定成绩的财经记者本来还挺受尊重的,但是在公司里完全不同了。比你还小的员工,比你还懂专业,关键比你还拼命,你就变得无处可逃。”

有一次公司来了一个外国的客户,张蛋蛋去对接,英语口语特别好的她,突然间不知道怎么跟别人去解释区块链以及公司的业务。“那场面极其尴尬,失败感也油然而生。”

她还需要处理公司很多杂事。“有一天老板让我处理一个公司的官司,我什么都不懂,但没办法,硬着头皮给对方一边儿打电话,一边儿翻阅法律文件查资料……”

于是,以前在传统媒体自由惯了的她,成了办公室来得最早,走得最晚的人。关灯走时,她一个人走进漆黑的夜里,才有了一丝轻松。

程毅曾在媒体圈对话过多位名企大咖,也在3年之内做了200多家创投公司的采访,并将这些公司转化为媒体的有效客户,做成了许多大型的活动和项目。

年纪轻轻的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冒险+实干的人,拥有记者的新闻观察力和敏锐的商业嗅觉。多年来,他把这些优势结合得很好。

但进入区块链媒体之后,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仓皇而逃”。

“一开始觉得自己对区块链算是有一定的了解,但是到了真正去策划大型的稿件、报道的时候,觉得专业性的东西不够。而采编团队整体素质偏低,不懂新闻,不了解技术,发给我的稿子根本不能看,甚至需要我帮助重写。到最后,好像是我一个人在做一个媒体。”

随着“寒潮来袭,资本退潮”,程毅的工作量更大了。除了采编,程毅还要配合经营人员去做活动、沙龙,邀请专家办讲座,联系客户参加活动。“没有影响力的稿件,公司难以做出有规模的活动,更别谈合作和广告。这是个恶性循环。”

在最近的饭局上,程毅和他朋友们聊到一些同行,有的些已经被裁,有的因创业、炒币赔得一塌糊涂。曾经的盛况一去不复返。

他和朋友觉得自己还算是幸运,还能靠着自己的一些能力,暂时在这个行业里混口饭吃。但是他们不得不做好中途退场的准备:先活下去,再去找出路。

近来程毅一直在思考,他的出路究竟在哪儿?

方向:坚守还是分手

从2018年年初,到年末,多个行业、多个群体都上了“区块链”这趟过山车,目睹了巅峰时的狂欢,和轰然落幕时的寂静。

程毅的一些朋友在经历了这一年的大起大落,突然觉得“还是做实业比较踏实”。

程毅也想对链圈提出分手。

12月初,张蛋蛋刚刚过了“试用期”。曾敲坏过两台键盘的她,觉得自己能适应新工作的节奏。

如今,张蛋蛋已经学会了跟公司和平相处。她会利用大家都午休的时间去健身,把身上的压力,在健身房里释放完,再投入到工作中。

她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在她看来,科技比她曾经热爱的艺术更加艺术,更加有趣,也更加性感。“我想比别人更早地看到未来,这很酷!”

王林也忙碌在新工作中,她很享受和一个“国际化”的团队合作时带来的成长。她没有时间去回应同行对区块链和币圈的质疑,更没时间考虑这次转型是否华丽。

“之前做记者,更多的是听别人讲故事,现在参与到故事里,那个感觉就像你从一个看画的人,变成了画中人的感觉,参与感会变得很强。”

回想起3年前刚刚毕业,面试科技类媒体时对区块链一无所知,她觉得好笑。

回想起3年前刚刚毕业,面试科技类媒体时对区块链一无所知,她觉得好笑。

在北京、上海、杭州,有许许多多媒体人投入了区块链的怀抱。他们看中了高薪、高职位、高成长空间,果断跳槽。

他们有着新闻理想,但发现和某些“一切向钱看”,作风浮躁的区块链公司格格不入。他们曾在采访中了解区块链,但对于专业知识,也不过略懂皮毛。

2018年底刚刚上线的产业区块链媒体锌链接创始人龚海瀚认为,第一波区块链媒体随着浮躁币圈的崩盘全面撤退,现在唯一的机会点是产业区块链,而这件事情,需要比上一个疯狂周期更多的专业性和耐心。

区块链进入下半场,在这个行业中的媒体人,面对着坚守还是分手,他们会如何抉择?